博主寄语:人多仁少,须择仁交人。世长势短,不以势处世。......
现在位置:首页 > 站长原创 > 原创散文 > 《大雪飞扬》

《大雪飞扬》

作者:原上草 分类:原创散文 时间:2023-12-22 浏览:538 评论:5


     期冀我在的北方飞扬一场大雪许久了,以年计。

     大约十几天前,准确度已精细到时与分的天气预报说,将有大雪从天而降,于是用心、开心、耐心地等。

     有这样一份已经预见的美好,等待也因此变成美好的事。这时候,便可从生活的甲乙丙丁里匀出些许时间,冲一壶茶,打起“摽腿”,点一支烟,就那么坐在那儿,暂且逃离当下,让思绪往回去,合眼冥思拣拾记忆里曾经后悔过的事,说不定就有如蜜一样的东西流到心尖尖。因为有人曾说,“只要想起一生中后悔的事,梅花便落满了南山”……

     村庄南山的缓坡上有大片的林木果树,又叫“林业”。桃梨、苹果、山楂、杏子、核桃各居田亩,花椒、红枣和野生的酸枣长满地头堰边。春天里竞放各色的花,夏日中卯着劲儿长,等到秋季便缓下来,只待人们去收获它们结成的果实。到了霜降前后的晚秋,时常便有孩子们偷偷潜进这山林,仰脖举头寻摸大人们落在高枝上的零星果子,或是提了篮筐去撸摘苹果树、梨树上绿黄参半的叶子,好让各自暖养的兔儿有过冬的口粮。那一回,撸叶子正撸得顺手起劲呢,护林员就悄没声猫到了跟前,一通斥责数落并令把篮筐里的叶子倒在田地上,又挖个坑埋了,说是给果木当肥料。如此,费力无获挨了训,还得了个“损害集体财物”的“罪名”,谁能不后悔呀哈。

     进了冬季,孩子们平日里可以扎堆玩耍的事情少了许多,女孩子“跳坊”“打沙包”、男孩子“崩么”“弄枪”就成了这时节的保留项目,也是男孩、女孩的倾向性差别。这“枪”,起初玩的叫“洋火枪”——用自行车换下来的链子,截取那么七八节,再以粗细适合的铁丝弯成枪形的“枪管”串起来,那些链子的前两节须以自行车辐条上的丝帽铆定,如此这般便可弄“洋火”“填弹”击发听响了,“濛虫”大小的“洋火”头“叭”地一声击发,“洋火”杆子往往会穿透小指样厚的一本书,力度真是不小。所以,那日群小占居了谁家的“大门楼”,关了门分成里边外边的两拨,人手一把“洋火枪”,瞅见谁就冲谁开一枪,于是便打破了谁的下巴壳。看见的大人就呵斥道“这要是打着眼睛,咋整”。后来,开始试着玩“洋火枪”的升级版——“火药枪”——其造型因是用木头做成,因而更加逼真“手枪”,只是在“枪管”处绑定根管筒,管筒“后腚”须铆至只见一孔或敷套特制的、更细的管筒,以便击发时可以射入点燃“枪管”里火药的“引药”。做成的第一把“火药枪”定然由“孩子王”上手试射。多亏是长了个心眼,只见他仄身一棵红枣树的树杆后面,持枪伸手击发的瞬间,“嘭”地一声,手中光剩下半截木头枪把,其它全都炸飞了,哈哈哈……伙伴们笑完之后,霎时觉得脊梁沟“冷嗖嗖”地,实实在在的后怕。

     长大了,上学了,一年又一年,到了第九年的一九八一年高中毕了业。考大学赶上第一年先行预考预选,于是落榜,又不想去复课“千辛万苦”非得考个什么大学去上,便托父亲的福,考读了国营煤炭企业的技工学校。首学期放寒假回到家里,偶然听说了邻村有位姑娘的家人托媒去俺家中提亲,我当然晓得是哪位姑娘。说是她家里人见了我俩的通信才有了“倒提亲”这事儿。读初中的时候,我们从不同村庄聚到附近的一所联中进了同一个班,考高中时全班只考上九位同学,与那姑娘不但都在其列,而且高中又分到同一个班。冥冥中怎能不以为天数呢?!如此就有了接连四年的同窗共渡。四载一千四百六十天,从懵懂青涩到情窦初开,这些年里尽管时代使然,平日除了学习很少说上几句话,直觉上却感心有所属、两心相印。因自己的家里人没能及时和如实告知我“提亲”这件事,虽心有㳀怨,却也于事无补。事情就么过去,两年后技校毕业入职,全心全意做事,一步步修炼提高,日月飘零转眼到了二零一八年。想来,至少我要感谢现在这个时代,因为有了互联网、有了移动通讯、有了多样化的线上交流互动平台,才使许许多多的分开重新遇见。这年的近年底,热心的同学建起了当年本班级的微信群,一来二去走散三十七年的四十几个“兄弟姐妹”于线上会合。此后便忙活线下的大聚会。这年十二月八日,同学们自天各一方,陆续来到老家一座幽静的园林化、庭院式敞且亮的饭馆。一样的岁月,异样的际遇,不变的是天长地久的同窗情谊,只是曾经熟识的脸庞因了光阴的遮蔽变得有些生疏。那位姑娘当然也来了,还在才艺展示娱乐环节,不约而同牵手共舞,亦欣欣然圆了一种期冀。当时以及此后的日子,我们平平淡淡、从从容容、一言一语地聊天,也不免地说起当年的事。真的没想到,高中毕业两年后,她复课考取了省内某大学美院,毕业后分配到某乡镇学校任美术老师,而这所学校竟然与我入职的单位近在咫尺,只是此时我刚刚随同所在单位总部搬迁到别处。双双淡然笑语“缘分这东西,唉……”

     确是“窗外日光弹指过,席前花影坐间移”,亦确是于这冥思里有“蜜一样的东西流到心尖尖”。沉浸其中之际,大雪如期而至。起初,这雪的样子,似是豆大的棉絮沾了清水斜飞而下,并无温存的柔曳飘飞,打在地上或打在身上便即时溅开。是温度不足够呢还是老天或者苍云欲先行为后续的纷纷扬扬打下份“草稿”?不得而知。反正约莫过了一刻钟左右,古典而时尚、正经又认真的雪圆满了我的“以年计”的期冀。这雪,一气接着一气飘摇,一直飘到隔日清晨,方才以手写“句号”大小的粒体收了尾。以不可言状的好心境看着这雪,正似“梅花落满南山”。

     站在层楼的窗前观之,这大雪的气势一览无余,这大雪的气度潇洒一五一十。以天穹为幕仰视它,似蝶飞由高而下,转眼扑面而来,入目即逝,象融化到了心里头;以远处为墙平视它,绝不象雨水那般躲躲闪闪、随波逐流,无论高台还是低地,无论高枝还是卧草,无论豪宅还是秽厕,一旦终结其天地间的行程,便随遇而安。

     走在路上沐雪而看,这大雪如是归来的诤友、久违的恋人。一会儿亲吻你的头发,一会儿抚摸你的肩臂,一会儿晃在你的眉梢,一会儿又从你的前胸后背滑下来。最是附上你的耳朵,其以无暇的洁色和清澈的温情,倾诉着流年和归程、呢喃着㳀念与不舍,即使你的心是用石头做的,也必定被顷刻溶穿,并于心湖的深处埋下点点滴滴。

     夜晚从层楼下或路边的灯影里眯眼细瞧,这大雪分明携来散落在时光里的诸多史说和传奇。《诗经》的风雅颂,歌舞琴瑟且抑且扬,杨柳依依里杂糅着雨雪霏霏;汉时的焦仲卿妻看见,“凄凄岁暮风,翳翳经日雪。倾耳无希声,在目皓已洁。”眼中一片宽广浩茫,灼灼彻透形神气韵;“燕山雪花大如席,片片吹落轩辕台”“山川灭没雪作海,乱坠天花自成态”“更无花态度,全是雪精神”“归鸿声断残云碧,背窗雪落炉烟直”“雪压枝头低,虽低不着泥。一朝红日出,依旧与天齐。”大漠孤烟,长河落日,唐风宋韵,才子佳人和帝王将相,因这灯影里的飞雪,似是映现在夜的帷幕上,令有千年一叹之慨,情怀若雪洒落一地。当此时,夜的帷幕上现一乞者,抄手怀瓢独行在纷飞的大雪里。见前头积雪覆盖下有隆起的一堆,且见热气蒸腾,于是加快了脚步。上前用手扒拉,却是大堆马粪,随即掏成一洞再缩身倒退进去,只是头部暴露在风雪中,便顺手戴上瓢子。眼瞅着那雪,想想这般自己又惦记这世间少衣无食者众,悲天悯人、一唱三叹:“大雪纷纷赛鹅毛,身披马粪头戴瓢。我是找到安身处,不知穷人怎么着。”

     猛然想起这场大雪的前两日,远在陕西的朋友、武学同道、年已六十八岁的刘哥独自乘坐大巴车,行程两千余里,携两箱地方白酒、一袋地方特产“青苹果”前来拜访,共研武学武术。刘哥传经授艺,直奔主题,毫无保留,释义精粹;刘哥风尘仆仆,身心无倦,传艺叙情,感佩万分;刘哥风华军旅,育养豪气,痴迷武行,后务实业,从商悟道,蒸蒸日上;刘哥兼任市域武协副主席,成就弟子,携领团队,术精于勤;刘哥兼攻书画,常想一二,心储善念,德布公益,悦己和众。刘哥翌日回陕,又隔日清晨始达故地。时值“大雪”节气,气温骤降,下午时分秦地雨雪交加,亦正赶来齐鲁。此情此境,天虽寒,心好暖。应刘哥“看图说诗”之命,给出四句:“江湖青萍客,雪雨润三秦。平生快哉事,远地有故人”。

     这场古典而时尚、正经又认真的雪足足下了近二十个钟头。雪霁之后,天光发亮,目之所及,银妆素裹。像二十多年前上三年级的女儿作文,“地上白了,房顶上白了,松树穿上了白褂褂。”

     置身这了无杂色的白,恍若改天换地,仿佛时空位移,好似这世间从此就变了模样。望雪纵情,有人唱“风满袖”—— 千山雪一夜入酒,万重云丘;有人道“行路难”——黄河冰塞川,太行雪满山;亦有人见“丛中笑”——飞雪迎春到,百丈冰崖花枝俏。而于我,只是在圆满那份期冀之后,纯纯地念着千万不要辜负这场雪,须深深地进到“雪”之本身,哪怕只是去雪地里走一走,一个人,什么都不做,只是走走。象每一片雪,从云端到地上,既然过程的设定无法改变,就落到哪儿便安然在哪儿。步雪而怡润自心,给必经的过程添加份唯一,然后虔诚谢天谢地。

     雪霁后的次日,气温降至负十六度。前夜把酒难寐,床第辗转反侧,复吟“天道自不与人说,沉醉夜阑绪丝多。晨晓更无倦慵意,冰心玉壶都是雪。”熹微,着红上衣、仗三尺剑、提六尺枪入西山公园。雪后的园区愈加雅致幽韵,宛若黄绢幼妇、善男处子,呈点无妆缀的自在之美,有超凡脱俗的洁,是彻透魂灵的净。剑舞时候,运至“虎坐鹰翻”,恰有松风拂雪,合着青锋寒光平添了“策烈马,引狂歌,酬知己”的热血豪情。再行长缨,边走边唱,“满地裹银妆,雪霁照天光。纯阳染松林,踏浪试缨枪。”午后还入公园,意欲运太极法门,感知、抑或汲取这飞雪携来的天地阴阳和空蒙有无,行云流水之间,遂吟“雪霁午后舞夕阳,虚静浅忘在客场。”留连在这茫茫雪地里,定然忆起少时满胡同追着打雪仗的场景,这些我在另一篇文章中多有记述,闲暇时读来每每会心笑嫣。属虎的外孙快两岁了,那日于早饭后不久便去楼下门洞前玩雪,兴致所至,惊奇不已。“老虎”初见了天地间、人世里的这般光景,想必能够感知冬是冷的、雪是凉的。许多年以后,“老虎”大概会记起门前弄雪的这个上午。

     ……

     如此我想,我真的没有辜负这场雪、没有辜负这般万花纷谢的好景。继而诘问,面对这场古典而时尚、正经又认真的雪,面对每一个自己的心灵,我们何须挂碍着过往,又何须执着于未来?这场雪,属于我也属于你,属于天地也属于人间。愿我们前世都曾热烈地深爱这雪,愿我们今生依然如是;愿我们于这雪的洁色里,让心灵清浅地安顿下来,让自己成为自己的归宿,每一天都好好生活着,无怨无悔、好好期冀,好好爱。

评论列表
挤眼 亲亲 咆哮 开心 想想 可怜 糗大了 委屈 哈哈 小声点 右哼哼 左哼哼 疑问 坏笑 赚钱啦 悲伤 耍酷 勾引 厉害 握手 耶 嘻嘻 害羞 鼓掌 馋嘴 抓狂 抱抱 围观 威武 给力
提交评论

清空信息
关闭评论
原上草
原上草管理员超级大神 Lv.7
#3
谢谢关注!评论表情152
2023-12-24 15:57回复
韩冬
韩冬游客
#2
这只红色小老虎不错,有他姥爷的风采。
2023-12-23 11:16回复
原上草
原上草管理员超级大神 Lv.7
@韩冬:白雪红虎。雪地里的红孩儿。评论表情53
2023-12-23 16:47回复
张红梅
张红梅游客
#1
历史与现实交织,白描与抒情兼具,回忆与畅想共舞。[胜利]
2023-12-23 09:14回复
原上草
原上草管理员超级大神 Lv.7
@张红梅:评论到位!读懂了行文逻辑。谢谢!
2023-12-23 09:57回复


歌名 - 歌手
0: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