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主寄语:人多仁少,须择仁交人。世长势短,不以势处世。......
现在位置:首页 > 站长原创 > 原创散文 > 《“西山公园”漫记》

《“西山公园”漫记》

作者:原上草 分类:原创散文 时间:2024-01-06 浏览:268

     自从开天辟地,“山”一直就在那儿。生若河川,逝者如斯,山不转水转。上世纪八零年代遇见这山的时候,还是十七岁的初级青年。大概与“山”缘分高也水长,在这山前山下已是驻留三十三年。至于为何称之为“西山”,是以方位然还是有别的什么参照体,今亦不得而知。

     凡名公园,必定民众自由出入,更有林木冠盖、水草滋润、曲径通幽。的确,这园确是好去处,时间久了甚或成了生活抑或生命中的部分。

     一九八一年五、六月间,哥哥陪同刚刚高中毕业、无缘大学梦的我,来此应考国营煤炭企业的一所技工学校。附近一座发电厂的晾水池正密集地喷吐水幕,太阳的照射里间或有彩虹映现,西侧紧挨晾水池的即是西山公园正门。场景入眼又动心,“若于此处呆上一辈子,岂不是良人造化、生之福报”。事情还就这么成了。技校毕业分配到一煤矿基建单位,在井下干了两年后的八月里,被调到机关宣传科,又五年后的腊月里被调入“大院”中的宣传部。人们习惯上称之为“大院”的即是这国营煤炭企业的机关总部,东南西北向与那晾水池、西山公园“三点一线”,距离不过百来米。此后的工作生活、忧忧乐乐游走于西山的四围、公园的阡陌,一直没有长久地远离。只是,在我的感觉里,这西山之中的公园是“公园”,这“大院”本身亦是“公园”。

     西山是整个淄川城的制高点。淄川建城历史很早,至少西汉时即具城邑,初名“淄川”,后名“贝丘”,又后名曰“般阳”,复名为“淄川”至今。公园初成于西山应在上世纪初年。那时,德国国力日盛,觊觎东方大国海港和煤炭等矿产资源已久,如此这般便侵占胶州湾、盘居青岛,修筑胶济铁路、张店到博山铁路支线以及淄川的三里沟至洪山煤运专线。“一战”德国战败,后起的日本鬼联合英国发动“青岛之役”击败德国军队,以“巴黎和约”为据全面承继德国在山东的权益,直至“二战”结束。想我民族之难自是伤痛万千,单说这德国人占据的十几年间,弄基建、打基础却是给日本鬼做了嫁衣裳,叫这日本鬼拣了个“落果子”。德人占领的那些年,沿胶济线的青岛-坊子-济南,留下许多欧式建筑,沿张博线及处其中心位置的淄川也是留下不少。如今,西山公园内属于德国人留下的建筑,唯有最高点上矗立的一座原汁原味炮楼,其它如“碧霞祠”“钟亭”以及园外东南方向不远处的“神社”也称“大庙”则是日本鬼留下。园外近处别的地方也零星留有大都属欧式建筑风格的站台、办公楼,至于日本鬼留下居多的民居类建筑早已拆除变成现今的社区楼盘,除此便是可恶日本鬼役使国人劳工的多处“窝棚”。

     “大院”是当初德国人占居时期的管制中枢、大本营,日本鬼接手以后依然。“大院”里的建筑很是集中,德、日式风格皆有,各功能结构兼具,独有德人在先、日本鬼在后拼建为一体、现称“小俱乐部”的一座建筑。山之石为“岩”,西山的山表之下必有石。公园偏东平缓处的一湾水唤作“西山湖”,实为当年修建“大院”和园内各式建筑的采石场,如此形成“漏斗”状较大的“石窝”,蓄之以水而成“湖”。现今的“大院”和西山公园及其周边的相关建筑,早些年即以“德日侵华遗迹”“德日建筑群”列为全国文保单位。

     “物是”“人匪”。特定的有生命无思维、无言语的存在物没有什么“不是”,造就这些存在物的有生命、有思维、有言语的人则为“匪”。匪类遁走,物昭国殇,史存永年。

     自一九九一年至离开工作岗位的二零二一年,仿佛一晃之瞬,在“大院”里工作了整整三十年,这其中在一栋两层德式办公楼里呆了二十七年,在一栋单层别墅样的日式办公楼中呆了三年。工作上的日复一日、繁繁杂杂,绞尽脑汁、点灯熬油自不待言,若当可以稍息的时候,步空旷、走阡陌、嗅清气、听鸟鸣、思来路过往,便能整饬身心,赋能当下,慷慨静歌。此情与境类于这般写照——“若无闲事挂心头,便是人间好时节。”

     曾经,“大院”真若可以自由出入的“公园”,不只是工作在这里的员工,凡如情投意合的恋人儿、喜结良缘的新人儿,多的是来此拍鸳鸯照、婚纱照。因为这里的审美,不只外在的松柏杨树白果、阔场干道阡陌,以及“春有百花秋有月,夏有凉风冬有雪。”更具内在“文而化之”的集约且厚重的底蕴,加之文创推介、口口相传的佳话评说,心有灵犀者也定会心心相印。所以,那年陪同上边一位领导在“大院”里采风、进楼宇中浏览,想必是领导无以言说一路踯躅徜徉的慨然心境,只道:在这儿办公,可以不用领工资。

     较之于“大院”,西山公园于集约且厚重里兼具了通达、接纳和顺遂,可以是休闲的歇园、健身的露场、娱心的良所、凝神的高地,如有可能尽管竞日留连。曾几何时,上班下班、节假日和星期天,日日走过这里,象是一位知心的朋友,若是一日不曾光顾、不曾会面、不曾深入其里,便好似对他不起。多年前一个深秋,走过时见杨树叶子谢铺满地,顺手写下几句:“许多年都走过此地,走过许多从前,还有许多个这一季,今日也不是最后一次。若卧于落叶之上,沐浴云淡风轻,观望斗转星移,怀想岁月静好,便记不起活在哪里。可是这真的很好,也丢不了自己。”除了有些杨树,西山公园多的是松柏树,阡陌相间里一片片地,远了看浑然森林,遮天盖地。还有典雅的丁香、低调的墨梅、开白花的刺槐,至于栽植的迎春、百日红、紫叶李、法桐等该是新生代的绿植了。时常与一株开黄朵的梅花擦身而过,它会在临近春来的时候开放,若是遇上雪,恰好的黄与通体的白相映衬,那“好看”与“爱怜”着实教人心醉。这株黄梅的正东,是一条近百米的宽敞斜坡,两侧松柏倚肩交臂,往上又各自向对方颔首,如是便拱盖了这宽敞的斜坡,煞是有“派”。所以,无论春夏秋冬,置身这公园里,人是自由的、心是自由的、神是自由的,才是得了本我、真我,直达超我又无我。想来,曾连续十多年清晨四点五十左右起床,稍作整理便入这公园打拳踢腿、舞枪弄棒,隆冬里零下十几度也阻止不了向园奔赴,头顶上往往汗雾若蒸,好不舒坦。一社区楼房紧挨公园北门,多年前有户人家卖房,卖价大数六十万,买家二话不说全款一次性付清,言“六十万买房,还赠送一个公园,值。”

     西山公园的四围有三道门,民众皆可自由出入,正门大气、南门古朴、北门随和。如今朝东的正门脸前那里,大约十五年前就已蔚为改观,原先的“晾水池”被填平后成了敞亮气派的广场,其下则改建成地下停车场,容量不小。只是这“山”依旧叫“西山”,“西山公园”四个蛮具气韵的大字镌刻在砂岩巨石之上,对面则是一所“百年医院”。早年,地方上的电台、电视台是可以点歌的,属那个年代的时尚。如是闻之,家住西山公园附近的一老者喜听《铁道游击队》插曲,于是老者生日之际,其子便为其点了那首“西边的太阳快要落山了”。因此,总觉这“西山”与“医院”有些不搭、有些别扭。当地或市域或更宽泛里,皆知以这西山公园、“大院”、洪山镇所在地为“矿区”代表意象,曾有两位历史名人——王尽美、邓恩铭活动于此,事迹与名永垂不朽。有言:“西山”与“医院”间的广场更名为“尽美广场”,“西山公园”更名为“恩铭公园”,再竖立人像雕塑、设置文化墙,岂不尽善尽美!

     前文说的“洪山镇”,就其拥有的历史遗存而言,实与“西山公园”“大院”三足鼎立,吾辈着实不可以小觑。有土地革命战争时期“淄川炭矿工会旧址”和大革命时期“中共淄博支部旧址”;有我党秘密活动据点、诞生“中国矿业工会淄博部”、与我党文件中首提“淄博”名称密切关联的“工人机器图算学校”;有标志中国工人运动由低潮转入高潮的“大罢工”发生地“南庙”;有我党秘密交通站“玉来饭庄”“宪章照像馆”;有德人开凿的第一口煤炭竖井、修筑的运煤专线终点站台和“洋房”;有震惊世界的“北大井”透水事故遗址,等等。镇域近地的“北工厂”“东工厂”等村庄名号,也深烙着历史的印记;据说,《赶牛山》小调、《井台会》故事源于此,煤矿工人为配合大罢工斗争而创作的《工会成立为救我同胞》革命歌曲成于此,海尔的空调、冰箱样机造于此;况且,这“小镇”与蒲松龄故居不过一路之隔。所以,因为有虑而“知道”、因为有识而看见,言曰:相机而为,整理打造洪山“百年工业小镇”,道义上不容推辞,时间上刻不容缓。事实上,早在2016年,山东建筑大学建筑城规学院工业遗产研究工作室的大学生,就对胶济铁路沿线的济南、淄博、潍坊和青岛4个区段内56处大小站点及其配套设施进行过全面的田野调查,认为对胶济铁路沿线工业遗产进行保护迫在眉睫!另据报道,世界上早有相关国家就这类遗产纳入保护,尽管其历史不及胶济铁路及其沿线长久。

     由“西山公园”说开来,即是借题发挥,总体不算偏颇,知内里的人该是能够理解的罢。这倒不在话下,想想顺势而就的体制之变,有个时代业已结束,留给人们的茶余饭后多多,睹物追忆的思绪久久、回首当年的慨然深深,稍略放开了涂抹些有“料”的文字,还是较弄些仅仅缠绵于胸的风花雪月要厚实一点。

评论列表
挤眼 亲亲 咆哮 开心 想想 可怜 糗大了 委屈 哈哈 小声点 右哼哼 左哼哼 疑问 坏笑 赚钱啦 悲伤 耍酷 勾引 厉害 握手 耶 嘻嘻 害羞 鼓掌 馋嘴 抓狂 抱抱 围观 威武 给力
提交评论

清空信息
关闭评论


歌名 - 歌手
0: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