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LASH【秋韵】

时间:2017-6-7   作者:原上草   分类: 视音欣赏   浏览:441   编辑   评论:0
时间:2017-6-7   分类: 视音欣赏    浏览:441  
    秋静静的淡淡的……      留一抹夏的余辉;等一场冬的沉眠。       它不像春那样生机盎然;不像夏那样张显妖艳;更不像冬那样冷若冰霜。但我偏袒它妩媚的素颜。      一瞰秋之态。山花烂漫,不及它漫山遍野的硕果磊磊;枝繁叶茂,不及它枯藤枝黄的骨感。      赏一望无际的麦秋,把满心愉悦种在心田;      摘一颗丰收成熟的果...

阅读全文>>

钱科长的病【外 一】

时间:2017-6-7   作者:原上草   分类: 原创其他   浏览:423   编辑   评论:0
时间:2017-6-7   分类: 原创其他    浏览:423  
    供销科钱科长觉得自己有了病,一点也不起精神。特别是近几天,听说有股风刮得很紧,且有扫之荡尽的势头,就更加郁郁寡欢。在单位,他走到哪里,就看到哪里的人嘴巴不停的开合,却什么声音也听不到。有人跟他打招呼,他象睡梦中被人突然惊醒,嗯嗯啊啊也不知自己说些什么。他到医院看病,大夫说:神经衰弱,思考过度所至。     他在办公室靠着窗户坐了一天,感到很累,脑袋发涨。晚上,他回到家里,胡乱往嘴里塞了点东西,便一头扎到床上,迷糊了。朦胧中见一人走来,说:“钱科长,您好,您今天真精神”。     他认出来人是某...

阅读全文>>

养花

时间:2017-6-7   作者:原上草   分类: 原创散文   浏览:403   编辑   评论:0
时间:2017-6-7   分类: 原创散文    浏览:403  
    随着年龄的增长,人的爱好也发生着变化,大凡趋向那些平和优雅的事物。     结婚不久的我竟喜欢起养花来。人父亲那里讨来两盆,集上买了一盆,朋友送了一盆,往家里一摆就成了养花爱好者。这一前我没有养过花,对养花并不在行。不过既然养花就盼望着花红叶绿,芬芳四溢,以求花美室雅、庭幽人和。为此,我还真费了一番心思。“万物生长靠太阳,雨露滋润禾苗壮”。我从这里边得到启示,风和日丽时,我把花摆在太阳底下作日光浴;要下雨了,又把花摆在院子当中又让它们作淋浴。如此摆弄了一阵子,起初一盆盆绿油油挺惹人爱。以为这就是科学养花了。  &...

阅读全文>>

矿工吟 热门文章

时间:2017-6-7   作者:原上草   分类: 原创散文   浏览:512   编辑   评论:0
时间:2017-6-7   分类: 原创散文    浏览:512  
    总这么想:在桓公成就霸业的土地上,在蒲翁伶听谈狐说鬼的瓜架下当矿工,是今生幸有的情缘。那些曾经闪光的魂灵化作与岁沉积的泥土也好,化作随风飘游的磷火也罢,都在每每轰响的炮声里与你共舞,并伫立向阳的一隅倾闻你的呤唱。     我是矿工,把坚韧嵌进钻头里,在没有路的暗地揩风钻舞蹈。黑头发、黑窑衣撩起黑旋风……汗流了,血流了,于是路有了。那些路呵,分明是盘古的筋脉——盘古再一次醒来,用雷鸣电闪的声音向我演义开天辟地的传说。     我是矿工,把野性的渲染搁浅,带你走进我的温柔里。我来自近地本土,洗去那...

阅读全文>>

戏说蚂蚁

时间:2017-6-7   作者:原上草   分类: 原创其他   浏览:464   编辑   评论:0
时间:2017-6-7   分类: 原创其他    浏览:464  
    如果说“春江水暖鸭先知”,是否可言“大地回温蚁先觉”。这其中的因果是否合乎逻辑并无大妨,个中因由也只是想就这小生灵说几句。     人,骨子里是惯于向上看的,即使迫于某种缘故不得不朝下看的时候,也绝少感悟地上有只蚂蚁正跋涉于通向家园的征途。所以,有些鸟就成了人们的宠物,关在笼子里。蚁们的悲哀就在于不会婉转鸣唱,不会扑打翅膀,不会……只是一味地匍匐实地,因而被踩死的事也不少。唯其如此,蚁们自有蚁的品性,依然代代繁衍,生生不息,纵微微小小,却也给静静黄土一点生气,并也因其品性而熏染了天国,道是“扫地恐伤蝼蚁命,爱惜飞蛾纱罩灯”。...

阅读全文>>

“酒家”老曹

时间:2017-6-7   作者:原上草   分类: 原创其他   浏览:439   编辑   评论:0
时间:2017-6-7   分类: 原创其他    浏览:439  
    去年夏天的一个中午遇见老曹,说:“我快要退休了,到时可别让咱们的情谊成了被遗忘的角落啊”。“不会的,绝对不会的,就算一时搁在角落里,也会闪闪放光!”。我就是这么回答他的。     说起来,我能从四百多米深的矿井下被调进机关,与老曹有大关系。那时,我刚刚二十岁出头,已在井下摸爬滚打了整两年,因为年长我十来岁的老曹要带职去进修,机关某部门空出了一个岗位,如此便一波三折地就选中了我去顶岗。“机会可遇而不可求”,这话真的不假。我进基层机关以后,渐渐成了业务骨干,不几年被调入总部机关,三年前又通过竞争上岗进了总部机关一个重要部门。所以...

阅读全文>>

梦醉蝉声

时间:2017-6-7   作者:原上草   分类: 原创散文   浏览:450   编辑   评论:1
时间:2017-6-7   分类: 原创散文    浏览:450  
    于这片楼群,我住的那幢楼已是边界,所以比较安静。楼的后面有很多树,且多是白杨和桐树。我家住在二楼,一楼人家的院子里种了棵椿树,密匝匝的叶子整个摭住了我家卧室的窗户。一入长夏,蝉声如潮水拥满房间;偶尔飞来的一两只蝉贴在椿树的枝干上,合了众蝉不停地唱着。我的午睡浸在蝉声里,一份倾听一份思,半是清醒半是梦……   蝉声首先是一个召唤。我看见我走在村庄的胡同,拐六道弯出了村。但我弄不懂,村东那一大片早已没去的杨树林,是什么时候又矗立在那儿,叶子们还合着飘荡的悠扬的蝉声,使劲地鼓掌欢迎我;一块凉阴从林间及时地赶了来,为我摭起播火般的阳光,呈万般温柔。这时,我分明...

阅读全文>>

豆事悠悠

时间:2017-6-7   作者:原上草   分类: 原创散文   浏览:345   编辑   评论:0
时间:2017-6-7   分类: 原创散文    浏览:345  
 那时候,村南头叫大南沟的地里的豆棵子长得茂盛,一垅豆子起了高,又两边往中间碰了头,在垅埂上趴个人严实实藏得住。我从没有见过面的爷爷,当年就是这么躲过了日本鬼子的追杀。     那时候,全村人眼巴巴地吃一包豆腐。豆腐坊是生产大队开的,在村西边的山角地,纵使一斤豆子能换二斤豆腐,也往往下不得山就已换得净光。只有到了年关,村里的人家才可以自已做豆腐吃,平日则极少或者不能。     那时候,孩子们没有几个能玩的花样,掺合进大人堆里看着或搭把手帮衬着做豆腐,算是好玩。大约过了腊月二十三小年,弥漫的豆腐的清香味游走在深深浅浅的胡同...

阅读全文>>

斯人已去

时间:2017-6-7   作者:原上草   分类: 原创其他   浏览:402   编辑   评论:0
时间:2017-6-7   分类: 原创其他    浏览:402  
    “赫”姓在村里并无二家,且没听说祖上与“赫”姓有什么瓜葛,所以光棍老赫为啥管我父亲叫“二叔”,我至今也弄不清。但不论怎么说,老赫虽然长我三十多岁我们也还是沾兄弟的份,不过他这人忒认真,从不讲这个份。人民公社那阵子,老赫是村里的护林员,因为认真,他护的那片山林就是好,虽则山上只有兔子从没听说过有狼,但我敢说里面准能藏住大象:)有一回,我等群小去山上捉蝎子,一踏进山林腹地,老赫就牛也似的撵——并不急,平时走路的架势,倒背着手,一闯一闯地,如步方寸——一直撵到村里头,却撇开别人家的孩子径赴我家来。进门就咋呼:“二婶子,俺小兄弟进了林场拿蝎子,翻石头砸了树,要是村...

阅读全文>>

夜至晨有雨加思 热门文章

时间:2017-6-6   作者:原上草   分类: 原创诗歌   浏览:526   编辑   评论:0
时间:2017-6-6   分类: 原创诗歌    浏览:526  
清气无声入梦来 洗心润肺百窍开 谁家相庆放鞭炮 昨日光阴己成埃   凭窗俯见树举顶 相间仍隔两楼台 高天浮云酿时雨 飞落地底思江海

阅读全文>>

上大学

时间:2017-6-6   作者:原上草   分类: 原创散文   浏览:495   编辑   评论:0
时间:2017-6-6   分类: 原创散文    浏览:495  
    写下这个题目,脸上就开始发烧。因为自己知道,那几年所上的无论如何不能算是什么大学。在我的感觉里,只算是重复了些许"月朦胧鸟朦胧"般的东西,再说也没有绿树红墙里边的惬意。不过,这倒不是庆幸混来了一张所谓的文凭,意思是说不过若即若离的三年,但那份亲情实在叫人忘却不了、割舍不掉,如同形影一般,除非睡着了才暂且融进梦境里。     当然,上大学是包括自己在内的、尤其是祖祖辈辈"面朝黄土背朝天"的山里的孩子的向往;当然,向往上大学,跳出黄土地,并非厌弃黄土地,君不见重耳手捧黄土跪拜上苍的情景吗?;当然,上“大学”的时候,自己早已离开黄...

阅读全文>>

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 管理:原上草EMLOG5.3.1后花园 版权所有:原上草BLOG 站长: 原上草音悦-听歌房 ICP备案/许可证编号:鲁ICP备13012617号
  • 文章:219 篇
  • 评论:68 条
  • 微语:27 条
  • 友链:8 个
  • 分类:9 个
  • 标签:44 个
  • 作者:2 人
  • 建站日期:2017-06-0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