仨兄弟
  • 首页 > 站长原创 > 原创其他
  • 作者:原上草
  • 2017年7月1日 11:23 星期六
  • 浏览:552 次
  • 字号:    
  • 评论:0 条   编辑
  • 时间:2017-7-1 11:23   浏览:552  

        当时,全国范围内的工农业都在“放卫星”,只管放而不管这“星”亮还是不亮、真亮还是假亮。村里的小学生在生产队的场院演出,说快书的孩子也唱“秫秸棵上掰下个大棒子,比了比和我的胳膊一样长”。
        当时,三叔在国营的一个煤矿上当采煤队队长。一日,矿长找到了三叔,语重心长地说了一大堆话,总的意思就是,兄弟煤矿接连“放卫星”,受到上级表扬,咱这矿上的其他采煤队也努力了,可就是放不出“卫星”,动员三叔接下来拼一把。如此,三叔带上足够的干粮,在井下接连督战三天三夜,终于因为他的“拼”让这个矿放了第一颗“卫星”,为此三叔成了矿上的好汉,而付出的代价是除了三天三夜在八百米地下督战实战,还包括:长时间处在井下黑夜的环境里,又不懂得必要的健康自保,一升井突然间迎到光明,脆弱的双眼在强烈的刺激下煞时失明…后来,几经治疗,虽有好转,但致九十岁去世,近六十年不得摘下眼镜。三叔身上另有一件异事。在我很小的的时候就不只一次听说,抗战年月,过路的日本鬼子进了村,三叔跑不迭于慌乱间躲到了猪栏里的棚顶上,两个日本鬼子闯进家门四下搜索,并用刺刀由下而上往猪栏的棚顶一通乱戳,可是却始终没能戳到卷缩在棚顶上的三叔。
        在仨兄弟中父亲行二,也是在国营的煤矿上干了一辈子。但比起三叔,父亲欠灵通,属于会大干苦干却不会巧干的那种,直到退休也没有混上一官半职。关于父亲干煤矿的日子,也是从父亲自己那里,我大体就知道下面这些:一是在煤矿上干了二十八年,因为巷道顶板夸落,有一次被埋但命大没死,还有一次把左脚的大拇指留在了井底下;二是长年在井下粉尘浓烈的环境下作业,患上了三期夕肺的职业病;三是上井后到食堂吃水饺要扔“芭”。那时的煤矿生活条件差,上井后得骑国大老远赶回家简单冲洗,手上沾了炭面子,黑啊,捏着水饺的一个角咬一口,捏的那个角就当“芭”扔啦;四是讲矿上食堂菜品有时不好吃,大家伙就数落埋怨,说“清水白菜油漂漂,质量不好价钱高,爱吃不吃”。如此而已。
        大伯有正气,爱国信党喜社会主义,一辈里多半是农民,晚年时享受少许的养老补助。大概的因由,是大伯九岁的时候曾在日本人于“大荒地”开办煤矿上做苦力:嘴里衔一盏麻油灯,肩上套着“袢”,身后拖着装有煤的筐…解放后的早年间,又在国营的煤矿上干过一段时间,几经折腾得到些许养老的补助。也正因为这些经历、这些折腾,大伯深信“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”,深信“社会主义好,人人地位高”,于是在六十多岁那年,大伯如愿以尝加入了中国共产党。村里的党支部开党员会,小一辈的村支书就对大伯说:大舅哎,你往前座往前座。
     您阅读这篇文章共用时: 
    生活,有诗也有远方……
      昵称   邮箱   主页
    挤眼 亲亲 咆哮 开心 想想 可怜 糗大了 委屈 哈哈 小声点 右哼哼 左哼哼 疑问 坏笑 赚钱啦 悲伤 耍酷 勾引 厉害 握手 耶 嘻嘻 害羞 鼓掌 馋嘴 抓狂 抱抱 围观 威武 给力
  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 管理:原上草EMLOG5.3.1后花园 版权所有:原上草BLOG 站长: 原上草音悦-听歌房 ICP备案/许可证编号:鲁ICP备13012617号
  • 文章:254 篇
  • 评论:100 条
  • 微语:27 条
  • 友链:8 个
  • 分类:9 个
  • 标签:44 个
  • 作者:2 人
  • 建站日期:2017-06-0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