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醉蝉声
  • 首页 > 站长原创 > 原创散文
  • 作者:原上草
  • 2017年6月7日 15:09 星期三
  • 浏览:567 次
  • 字号:    
  • 评论:1 条   编辑
  • 时间:2017-6-7 15:09   浏览:567  

        于这片楼群,我住的那幢楼已是边界,所以比较安静。楼的后面有很多树,且多是白杨和桐树。我家住在二楼,一楼人家的院子里种了棵椿树,密匝匝的叶子整个摭住了我家卧室的窗户。一入长夏,蝉声如潮水拥满房间;偶尔飞来的一两只蝉贴在椿树的枝干上,合了众蝉不停地唱着。我的午睡浸在蝉声里,一份倾听一份思,半是清醒半是梦……
      蝉声首先是一个召唤。我看见我走在村庄的胡同,拐六道弯出了村。但我弄不懂,村东那一大片早已没去的杨树林,是什么时候又矗立在那儿,叶子们还合着飘荡的悠扬的蝉声,使劲地鼓掌欢迎我;一块凉阴从林间及时地赶了来,为我摭起播火般的阳光,呈万般温柔。这时,我分明擎一支长竿,那长竿的顶上拴了用马尾打成的活套;在树林里,我费力地举起长竿,不停地套着那些生得精致的蝉。蝉们似乎很听话、很情愿,一个个地唱着就钻进活套里,然后无声。忽然,那马尾打成的活套变成粘粘的面筋,蝉们依然很听话、很情愿的样子,一个个地唱着将羽翅粘在面筋上,然后无声。只是,当我手里的长竿换成了弹弓,蝉们似乎很害怕,“轰”一声全飞走,没在了天际里。我哭泣着走出树林,见村庄是漂在水上的一只船,船上端坐着我的童年,正瞅着粼粼水光,唱“池塘边的榕树上,知了在声声叫着夏天……”
      蝉声是一树消息。起初,它不是如潮水么,奋力地鼓涨着、涌动着,后来就渐渐地消退,嘶哑的声音传出几许无奈,似是在说:秋老了,叶落了,就要霜降了,下雪的日子快到了……。真的是这样子啊。我把村庄的船划向岸,回头的瞬间,村庄是映在云里的宫殿。手提双浆,我的童年行走在城市的街上,但我不知道为什么要提了那双浆:毕竟城市不是村庄,它不会变城水上的航船、云里的宫殿,那么提了这双浆又有什么用呢?我的童年继续行走,走进城市的深部。那里,街头的树木挤成森林,没有一棵是白杨;细看时,那些挤成森林的树木又没有一棵是真的。我在这假造的森林中穿行,从六月走到八月,不闻蝉声、未见人踪,只是常常撞见一些澳洲袋鼠模样的兽。此时,我的童年走近城市的心脏,隐约地我听见了一缕蝉声。寻了蝉声,不远处是一所房子,房子缀满了霓虹。近前去看,见是一群正在用膳的袋鼠模样的兽,桌上的盘子里仅存的几只蝉发出断魂的哀鸣、传出最后的消息:下雪的日子快到了,城市就要埋藏了。果然,蝉声断时,骤然而降的大雪埋藏了这座城市,落了个白茫茫一片真干净。
      蝉声是一段时空。挥动了双浆走出大雪埋藏的城市,我的童年梦回唐朝。古色的村庄,挺直的白杨,一个七岁的孩子在诵诗,人称他是骆宾王。起风了,唐朝庭艳燃烽火。“一掬黄土未干,六尺之孤何托”。 一纸檄文,满怀疾奋,连那被讨的武后也叹服了。可那骆宾王又是谁啊,忍看李唐成变成武氏的天下,倒不如得一幅枷锁。“露重难飞进,风多响亦沉。无人信高洁,谁为表予心”。当我的童年走向囚禁骆宾王的狱所,正赶上一阵凄绝的蝉声,惊醒我的梦。此时,弥漫在窗外的蝉声依然如潮水,拥满了房间。
     您阅读这篇文章共用时: 
    生活,有诗也有远方……
      昵称   邮箱   主页
    你好  Internet Explorer 7.0 Windows 10 x64 Edition 山东省淄博市淄川区 联通 2018-08-28 06:24
    路过。问候。越来越好![S30]
    返回首页 管理:原上草EMLOG5.3.1后花园 版权所有:原上草文苑 站长: 原上草ICP备案/许可证编号:鲁ICP备13012617号 让心灵清浅地安顿下来,让自己成为自己的归宿。好好活着,好好爱
  • 文章:291 篇
  • 评论:106 条
  • 微语:26 条
  • 友链:7 个
  • 分类:9 个
  • 标签:44 个
  • 作者:2 人
  • 建站日期:2017-06-0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