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小说《贱》 / 转自网络
  • 首页 > 文章集粹
  • 作者:原上草
  • 2018年11月22日 0:45 星期四
  • 浏览:17 次
  • 字号:    
  • 评论:1 条   编辑
  • 时间:2018-11-22 0:45   浏览:17  

        在北方偏远山区的的一所中学里,有一男一女两位张老师,只看名字,就断定他俩之间迟早要发生些故事。
        男的叫张杏雨,本地人,长得一如北方的汉子,健壮有力,只是皮肤稍黑了点。
        女的叫张梅雨,江南人,玲珑典雅,皮肤白皙,说话犹如黄鹂鸣柳。
        杏雨说自己出生时,正值杏花春雨,教书的父亲就给他起了这么个名字。大家据此推测,梅雨一定生在梅雨的季节。一个单位里,有这样俩名字,无法不让人称奇。
        一九五七年底杏雨来到学校工作,转年夏天,梅雨分配至此。已近十年,大家期望他俩发生的故事始终没有发生。 最初的几年,杏雨也数次向梅雨表达过友好,不为别的,就只为这相似的名字,他不想白白辜负了它们。可梅雨对此漠然以处,甚至唯恐躲避不及。久了,杏雨也就不再为此浪费情感。
        梅雨老师之所以如此,据说有四方面的原因。第一,梅雨是江南人,骨子里感觉比北方的杏雨高贵了许多;第二,杏雨是因为被打成右派分子而从机关下放来的。梅雨的父亲则是部队专业干部,虽说官阶只是二十三级,但总是根红苗正。在梅雨看来,他俩隶属于两个不同且对立的阶级;这第三呢,说来有几份可笑。梅雨觉得,若与杏雨接近,就他那皮肤,也许会污染了自己;只有第四条理由最靠谱。杏雨三十多岁了,依然单身,而梅雨的丈夫在江南,虽然一年只能见两次面,但毕竟是有婚姻的人。她怕杏雨打自己的主意 春天开学不久,学校的文化大革命渐入高潮,梅雨已是学校造反派的关键分子。一次批斗会上,梅雨带头,给郭老师打折了一条腿。郭老师所属的一派不干了,说梅雨是镇压造反派,天天晚上拉她出来批斗。此后,梅雨成了两派都批判的靶子。
        此时的梅雨,犹如落时的凤凰,看上去,她徘徊在生死线上,随时都有崩溃的可能。 这天中午,杏雨来到梅雨的宿舍。杏雨刚刚说了几句安慰的话,梅雨冷不丁一下将门打开,当着部分师生的面,义正词严地对着杏雨咆哮起来:“我是堂堂的人民教师,你是右派分子。我就是成了一团烂泥,也轮不到你来开导和安慰吧?!”
        杏雨红着脸,搓搓手,像做了贼一样,溜了。 一晃十几年,上边要求清理三种人。显然,梅雨属于打砸抢分子。已担任校长三年的梅雨,被削职为民,没蹲大牢已是万幸。她几乎天天泪眼婆娑,无精打采。早已摘掉右派帽子娶妻生子的杏雨,又来安慰她。梅雨静静地听他说了五分钟,便示意他打住,然后冷冷地、不失高傲地说:“你虽然摘了帽子,但你是真正反党的右派;而我,虽然犯了错误,但依然是革命的后代,我们永远不是一路人。你呀,——真——贱!” 杏雨先是一脸茫然,尔后平静而一字一句地说:“不——错,我——是——贱!因为我长着人肉,流着人血,没人吃,没人买,所以,很贱。”
     您阅读这篇文章共用时: 
    生活,有诗也有远方……
      昵称   邮箱   主页
    挤眼 亲亲 咆哮 开心 想想 可怜 糗大了 委屈 哈哈 小声点 右哼哼 左哼哼 疑问 坏笑 赚钱啦 悲伤 耍酷 勾引 厉害 握手 耶 嘻嘻 害羞 鼓掌 馋嘴 抓狂 抱抱 围观 威武 给力
    江山白雪  Google Chrome 57.0.2987.132 Linux 上海市 电信 2018-11-22 13:09
    拜读大作,成果颇丰,学习了。有大珠小珠落玉盘的感觉和收获。加油!
  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 管理:原上草EMLOG5.3.1后花园 版权所有:原上草BLOG 站长: 原上草音悦-听歌房 ICP备案/许可证编号:鲁ICP备13012617号
  • 文章:219 篇
  • 评论:68 条
  • 微语:27 条
  • 友链:8 个
  • 分类:9 个
  • 标签:44 个
  • 作者:2 人
  • 建站日期:2017-06-0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