向恺然练太极拳之经验
  • 首页 > 休闲时刻 > 说武论道
  • 作者:原上草
  • 2017年8月20日 17:09 星期日
  • 浏览:433 次
  • 字号:    
  • 评论:0 条   编辑
  • 时间:2017-8-20 17:09   浏览:433  

    须知太极拳的架式,全是练体,是做拳术的根本工夫。
      如何谓之根本工夫呢。
      第一是虚实得分别清楚。王宗岳太极拳经曰:偏重则随,双重则滞。每见数年纯功不能运化者,率皆已为人制,双重之病未悟耳。所谓双重,便是虚实未曾分清楚。我看普通练太极拳的人,解释双重的道理,多以为两脚同时着地即谓之双重,一脚虚、一脚实,便不是双重。两手同时打出为双重,一手虚一手实即非双重。若只如此,则双重之病,有何难悟?岂有数载纯功,尚不能领会这一点儿道理?
      以我经验所得,岂仅两手两足有双重,即一指之微,尚应将虚实分别清楚。如以一指着人,不会分别虚实,即犯双重之病。练架式的时候,四肢百骸从顶至踵,循环虚实。一手之中,其虚实之互为变换,愈密愈妙。自起手以至终结,处处成圆,处处随虚随实。假使有一寸大的地方,未曾注意这一寸大地方,便不免有双重之病。是这般练习,如何能快?是这般练一趟,比随便练十趟二十趟有进步。
      第二是增长内劲。太极拳既不像他种拳术用力,难道与人比试起来,真个一点儿力不要,能将一个百多斤重并有武力的人打倒吗?
      经中有四两拨千斤之语,不过形容少力胜多力的话,然也得四两之力,不能说毫不要力。练太极拳时,是绝不用力。若动作太快,随随便便,和他种拳一样,不过几十秒钟便完了,如何能增长内劲?因其动作很慢,又一气到底,中间不能停留,至少也得七八分钟以上的时间。四肢百骸不住的运动,自然能将气力增长起来。似这般增长气力,与练他种拳术及搬石打砂袋所增长的气力,完全不同。这种气力,行家称为内劲,是全身活动的,要在全身什么地方使用,就能全部集中于这一个地方,不一定限于肩背手足。这种内劲着在敌人身上,也与寻常的气力不同,能使受者有如触电。
      还有一层必须缓慢的道理,也是我们研究太极拳的人所不能不知道、并将注意的,就是王宗岳太极拳经所说虚灵、顶劲、气沉丹田的道理。他种拳术虽也有气沉丹田说法,只是练习的时候,斩眉努目,百脉偾张,将全部的气提上唯恐不及,何尝能整个气沉丹田?即有之,亦不过将气闷住,或用意下沉而已。
      太极拳相传为辽阳张通,于洪武初年奉召入都,路阻武当,夜梦玄武大帝授于拳法,且以破贼,因名其拳为武当派。传宋远桥、张松溪等七人。中国道家吐纳导引之术,都注意丹田。人身丹田有三处。一居头顶,道家认为藏神之地。故黄庭经云:子欲不死修昆仑。昆仑即以喻头顶之意。二居中脘,道家认为蓄炁之地。三居脐下,道家认为藏精之地。
      虚灵顶劲者,乃顶欲虚灵。所谓存神上丹田,屏寂思虑。气沉丹田者,乃沉气脐下,欲其充实。黄庭经云:呼吸庐外入丹田,审能行之可常存。盖常人呼吸短促,不能直达脐下,故肺量窄狭,排泄力因之薄弱,影响寿命极大。
      太极拳亦可称为道家导引方术之一种。
      
      道家吐纳之术,多为坐功,导引则为行功。不论坐功行功,其要十分注意存神上丹田,纳气下丹田。则一。
      老子为我国道家之祖,尝曰:虚其心,实其腹。亦即上丹田欲其虚,下丹田欲其实之意。如练习架式时,动作过快,心思必散乱,呼吸必急促,何能收虚灵顶劲、气沉丹田之效?
      我们须知道,太极拳之所以异于他种拳术的地方。不在身手步法之有别。全在练习时能注意到存神纳气。故经文中又曰。尾闾中正神贯顶。满身轻利顶头悬。练习的人。若不知在这上面用工夫。专注意于身法步法之运用。则与外家拳有何区别。
      以我个人练习的经验,最好于练习架式以前,以若干分钟练习静坐。此种静坐法并不如道家一般的守窍。只要屏寂思虑,务使万缘都净,做腹部呼吸,气纳下丹田。静坐后,再从容练习。
      在练习的时候,最要注意的是满身松散,不可有一寸许着力之处。其转动屈伸仰俯周旋之态,一如落云行太空,毫无阻隔、毫无停滞。从起手以至结尾,不得有停顿处、有棱角处,也不得忽急忽缓,更不得和练外家拳一样,想象某手系如何使用、攻击敌人何部、应如何发出,方为得力。此类想象为练他种拳术时所不可少,唯练太极拳则万不宜有此。若存此类想象,便是自己限制自己的进步,其结果必至所想象的完全错误。就想得一部份效力,如练他种拳术的人之或专善用肘,或专善用腿,亦不可得。其故在太极拳皆系圆圈组成。在一趟架式中,就原来不曾分出某手如何攻击、如何招架,可以说全体没有攻击和招架方法,也可以说全体皆是攻击和招架的方法。无论头脑如何细密的人,欲从一趟的架式中分析出如何攻击、如何招架,必是挂一漏万,是不啻自己将攻击招架方法的范围缩小。
      我尝见有以太极拳教授徒众为业的,因徒弟询问架式中手法用处,他勉强解说,谓扇通背是用手招架敌人的手,左手向敌人胸膛打去;海底针是以右手食指戳敌人肛门,肛门又称海底,所以谓之海底针。呜呼!如此解释太极拳用法,则太极拳的用法,岂不是极笨极无理吗?此种人可说是根本不明了太极拳的原理。
      或有问曰,诚如尔所说,太极拳既不要快,又不用力,平常练习时又不能想象如何攻击招架,却用什么去和人比试?
      我说,我们练习拳术的人,无论是练太极拳,或其它拳术,都应该知道这个快字意义。不是两手伸缩迅速谓之快,也不是两脚进退迅速谓之快。同具一样的手脚,伸缩进退迅速的程度,除却老迈龙钟、及疲弱残疾的人,大概都相差不远。
      须知快慢的分别,重在两只眼睛。但是同具一样的两只眼睛,却又有什么分别呢?就在看机会能迅速与否。敌人没露出有可乘的机会,手脚尽管打到了他身上,不仅不发生效力,每每转予敌人以进手的机会。
      两人对打时,如何谓之机会呢?在敌人失却重心的须臾之间,便是机会。
      两眼看到了机会,趁这机会进攻,便能将敌人打倒么?仍不一定。还得不失地位、不失方向,才能有效。
      因敌人的重心虽失,然须审其偏差所在,从何地进攻、向何方冲击,方能用力少而成功多。若方向地位未尝审度停当,敌人原来已失之重心,有时转因受攻击而得回复。两人相打之际,可以进攻之机会,彼此皆时时可以发生。只苦于以两眼不能发见。有时发见稍迟,则机会已过。有时因攻击之地位及方向错误,虽进攻不能发生效力,也是错过了机会。练推手听劲,就是重在寻机会,及练习何种机会、应从何地位何方向进攻。
      两眼能不失机会、进攻又不能失机会方向,便是武艺高超,全不在手脚如何迅速。分别工夫的深浅,武艺的高下,完全在此。
      若不待机会、不明方向地位,只算是蛮打蛮揪。在练他种拳术的,每有自恃气力刚强,练就二三手惯用手法,不顾人情如何,动手就一味横冲直击,屡能制胜,因而成名的。练太极拳的,却根本上不能产出这种人材。
      太极拳之所以练不用力,于练架式之外有数种推手方法,就是要练习的人,从拳术根本上做工夫,不可注意一部的动作,学外家拳打桩板推砂包等动作。
      或问练太极拳时候,若以余力兼练打桩板推砂包等动作,应该只有利益,没有妨碍。
      我说如何没有妨碍?并且有绝大妨碍。因为太极拳以圆活为体,所以在练习架式的时候,务使全身松散,久久自能圆活无碍。有一寸许处着力,则必停滞。何况打桩板推砂包专用蛮力呢?练太极拳所得的是弹劲,打桩板推砂包所得的是直力。太极拳最忌直力,原富有直力者,练太极拳尚须渐次使直力化为弹劲,必完全变化之后,方能得太极之妙用。岂可以练太极的时候,兼练根本相反之直力?
      或又问练太极拳的素来不注意桩步,练习架式时,又全不用力,因之下部力量加增甚缓,和人比试起来,每苦下部不稳,容易受敌人牵动。打桩板推砂包的结果不能增长直力,诚有妨碍于太极圆活之体。若只兼习站桩步,使下部增加稳实的程度,应该是有益无损。
      究竟如何呢?我说万不可有此画蛇添足的举动。须知下部稳实与否,全系于练习架式时,是否能实在气沉丹田。如练有相当的工夫,确实能于每一呼吸之中,都注意气沉丹田,则下部决无不实之理。
      还有一层道理,应当明了。和人比试的时候,其所以容易受人牵动,或被冲退,其病并不在下部不稳,实乃腰腿不活之故。腰脚能活,则站走随意,没有与敌人相顶撞的时候,又何至有牵动下部与被敌人撞退之事。
      外家拳每有用刚劲冲击敌人之手法,无不丢不顶之原则。所以初练拳时,须注重桩步。然腰腿亦贵能活。如腰腿全无工夫,休说是两脚立在地上,全身坚立,稳不到如何程度,即钉两木桩于地下,用绳将两脚绑扎其上,也一般容易打倒。
      尝有武功纯熟的人,两脚或一脚立悬崖,壮士五、六人推挽不动,观者莫不诧为桩步稳实。其实与立悬崖边之脚,并无何等关系,完全由于腰腿灵活,能将着身之力引向空处。
      太极拳论中所谓引动落空,术语谓之化劲者也。越遇着强硬地方,越可以显出力的效用。譬如枪弹炮弹,越是打在坚硬之处,越能发挥他的侵激力。此理是极易明了的。
      所以太极拳不以强硬为体,务必练成极柔极软,以不丢不顶为原则,使敌人虽有大力,不能发挥。如练习站桩,以敌人推挽不动为目的,岂不是与不丢不顶的原则相反吗?若练太极拳有站桩之必要,则古人必早于推手方法之外,传有站桩方法。
      常见有练太极拳之人,于推手的时候,在掤捋挤按四手之外,任意出手或多方阻碍,使不得按规定次序推揉。工夫生疏的,每致停滞不知应如何走法。其多方阻碍之动作,术语谓之拿,即拿住不放之意。此类推法,不能没有,然仅可为练习的一部分工作,不能以此为基本练习。好处在使练习的人容易明白粘走变化的方法,又能使触觉增加灵敏。无论何种技艺,皆是熟能生巧。一方面练拿,拿即是粘,一方面练走,自然由熟可以得巧。
      然则何以仅一部份工作、不能作基本练习呢?因为能粘与不能粘、能走与不能走,全在功夫的深浅。若没有相当的工夫,尽管知道粘走的方法,仍是粘不住走不了。基本练习,还是按着规矩推揉掤捋挤按四手,并得认真分析,不可茍且马虎放过。
      则三,手皆不停当矣。
      推手也是一个太极的圆圈。在一个圆圈之中,分出掤捋挤按四手。掤挤为半圆,捋按为半圆。本系联贯而成,故一手忽略,则全圆因之破坏。
      在这四手联贯成一大圆圈之中,于彼此皮肤接触之处,每手又各成一小圆圈。每于小圆圈中,又分半圆为粘,半圆为走。两手同时粘走,虚实须得分清。若不分清,即犯双重。两手虚实分清后,便得注意到一手虚中之实,实中之虚。不然,则一手之中亦犯双重,其弊害与犯两手双重相等。
      无论练架与推手,皆须注意尾闾及脊梁。所有动作胥发须于此。
      脊梁须中正,不偏不倚。因动作必从尾闾发端,方足以身体运动四肢。不是以四肢牵动身体。尾闾有圆圈,则各部的圆圈能粘能走。如尾闾不起作用,各部的圆圈,也都失了粘走之效。
      在练太极拳不久的人,骤闻此语,必生疑惑。但依此练习若干日,自有恍然之时。倘教授之人,不令学者于此等处注意,在天资聪颖、又能下苦工夫的,或者有自行领悟之一日,否则将终身不知其所以然。
      故从来练习武术之人,贵能得名师。每有终年游历,意在求师访友,即为此等处非经指点不可也。
      原来练外家拳的人,半途练太极拳,尽管在练太极拳的期间中,绝对不再练外家拳,而外家拳进步,比未练太极拳以前,反加倍的迅速。原来不明白作用的手法,也明白作用了。原来苦于力陷肩背、不能变化成劲、条达于四肢的,也渐次变化、能条达了。练过若干日太极拳的人,改练外家拳,则深觉其动作之容易。因太极拳的动作,是全部的,非一部份的。所谓一动无有不动,一静无有不静。
      外家拳虽不一定限于部分之动作,然其动作皆有一定之目标,及一定之作用。或用拳,或用掌,或用肩、肘、臂、膝,形式显露,莫不可一望而知。故其用力简单,练习时可以想象其如何致用,使练者容易发生兴味,并容易觉得有显著之进步。
      太极拳一趟架式,始终一百余手。其如何致用,有迹象可寻的甚少。纵可勉强附会,某手如何用法,但因其一气连绵不断,劲路集中之点,无可寻求。唯其如此,所以能收通身圆活之效。
      不拘内外家拳术,总以能圆活为第一要义。即以圆活二字为拳术之要素,亦无不可。故练外家拳的改练太极拳,因陡增其圆活之程度,乃自觉其进步之倍速也。
      外家拳每有两手同时打出,或出手同时踢足者。此与劲路集中之原理相背。太极拳之架式,表面此类手法极多,实际先后主随,有条不紊。不过练习的人应该特别注意,教授的尤应在此等之处,详加解释。某式两手之中,以何手为主,以何手为随。而一手之中,应何部份先虚,何部份后实。如何方能使劲路循环,成一完全无缺之圆。此等处略有疏忽,即犯双重之病于不自觉。
      拳术何以忌双重,其原因就是妨碍劲路集中。人不患无劲,只患全身所有之劲,不能任意使之集中于某一点。费无数日力求其能集中,尚不易得,岂可忽于双重之病,自于劲路上加一层阻碍?
      外家拳于练习及使用时,多有似侧身减少敌方攻击目标,而增加其出手之长度者。本为极合于拳理,及力学之动作。唯太极拳不然。因其两手成圆,互相救应,不能偏左或右之弊,经中所谓尾闾中正者是也。
      或谓以胸当敌,岂不与敌以便利攻击之机会?
    我说人之一身,从顶至踵,何处非受人攻击之地?只看人之艺术如何。
      其所以练太极拳的要含胸拔背,就在根本上防止敌人攻击胸部的一种姿势。练太极拳全部的方法,只唯恐敌人不肯攻入其胸部。敌手一入胸部,则随时随地,皆为练太极的进攻之机会。
      近有人为迎合浅见者的心理,任意将太极拳的架式,改为侧身宽步,与外家拳同其姿势。有时轩眉努目,几乎握拳透爪,方自以为极兔起鹘落之致。殊不知于太极拳原理相去益远,将来谬种流传,必使太极拳尽失中正安舒之义,及内家温和意味。
      近人皆谓太极十三式为掤、挤、捋、按、采、挒、肘、靠八法,并左、右、前、后、中定五者。此是勉强附会,断不可信。
      掤、挤、按等不过八种手法,任谁专练太极拳的人,亦不能将此八种手法,一手一手的演出整个姿势来给人看,仅能按着推手的姿势略为分析。
      认真说起来,只能有这八个名称,乃略得其意的用法。至于要提出这八个式来教授徒弟,供人练习,以我所认识的太极拳名家,都没有这套本钱。
      仅可称为八种手法,断不能为八式。因为并无一定格式使人遵循。然退一步言,当各有其妙法。
      至于前后左右中定五式,更含糊可笑。何种拳术,无前后左右中定?太极拳的前后左右中定又有何一定的方式?
      古人对于一种技术命名,决不如此不按实际,必另有其十三式。或其法失传,或其名更变。要非现在所流行之太极架式,可以名为十三式也。
      上海李瑞九家曾聘有拳术教师孟某,所擅长之拳称绵拳,共有八路架式,亦有两人推手法,用意颇似太极。闻孟某少时,在山东河南之间,保镖为业,富有膂力,尤善单刀,其名颇显。孟年少气盛,自负其技睥睨侪辈。一日携镖投宿于旅店,与同道者谈武艺,有旁若无人之概。忽有同宿一须发皓然之老叟在旁冷笑,鄙视之意,现于颜色。孟不能堪,忿然谓叟曰:若龙钟似此,岂亦能武?将毋倚老卖老,以为我没奈何乎。叟从容曰:强中更有强中手,武艺谁敢称能?因见汝年轻,不知天高地厚,故不自觉其笑之出于鼻也,怒将何为?孟益不能忍,必欲与叟较,叟亦不辞。孟方出手,已跌数步,意不测叟以何种手法,能跌人如此干脆。孟初以叟年迈,恐其不胜掊击,故出手未尽其长。至此乃以全力赴之。不料一迎叟身,手脚如被蛛网缠缚,有力无所施,欲跳脱亦不可得,中心惶急,遍身汗出如渖。见叟张两臂往复搓弄如玩圆球,神气闲逸,绝无寻常比试态度,孟始知非敌,跪请拜师。叟曰:拜师则可,但汝当弃所业随我经商。孟亟思得其传,竟弃镖业,从叟往来贩运于山陕之间。才二年半,叟即病死,孟尚未得尽其传。据孟在沪语人,其师所能,原有拳式十三路,历二年半,仅得其八,余五路失传。
      闻太极旧称绵拳,孟所习者亦称绵拳,复恰为十三路,我疑其即为太极十三式。
      又江西于今盛行之字门拳,身手步法酷类太极拳,架式亦为八路。又有所谓鱼门拳者,架式十二路,用法与太极尤相类,亦有两人推手之法。
      江西熊斗枢曾练鱼门十余年。前年与我相遇于汉臬,为言鱼门拳以手手不离逼吸为原则,练时亦贵慢贵不用力。惜其人不能说出鱼门拳来历。
      我国术派别繁多,无论全国,即一省之中,每有数十种架式。甚至一县之内,亦有数十种。拳术界的现象如此,应该能人甚多,始有此创造能力。
      我经仔细研究结果,知道此种种类拳式之流传,并不一定传自有创造能力之人,多有由一个负盛名的教师,在二三十年之中,传出数十种拳式。虽皆托名传自古代某人,或言岳飞,或言达摩,且有托之孙悟空、弥勒菩萨者,其实手法皆大同小异。一趟拳架之中,合于拳理及实用者,不过三五手。此教师者,何以如此其不惮烦,编造此种种类类之架式?无非为广招徕计耳。
      北方学拳拜师无一定肄业时期,有力者延师至家,或寄居其师家中,三年五年继续练习之事,甚属平常。
      南方则多有限制,或延师来家,或由师自行设厂授徒。率以三四十日为一厂,至多亦不过五十日,期满则徒弟各自散去。如欲继续练习,即增设一厂。徒弟进厂之日起,至散厂之日止,其间必昼夜苦练,以求出厂后能致用。若徒弟学过二三厂武艺之后,尚不胜未经练过之蛮汉,则其师为不名誉之甚。
      如太极拳者,因不能计日有效,即其它理甚精审法甚缜密之各种拳术,亦决难于百日之间,体用俱备。从来练拳者,多系粗人,不明此理。如练二三厂后,尚不能克敌制胜者,不怪其师艺不高,即疑其吝不传授。
      为教师者,欲其徒计日收效,唯有将原有之拳术搁置,择三五便于应用之手法,加以转折,及江湖卖艺之门面之动作,编造成一趟架式,而托之于世俗最迷信之古人所传。其式单简易练,天资略高之人,十余日即会,再教以半月之拆用,出厂后居然能战胜蛮汉。师之声誉因之雀起,从习者日多。但人情厌故喜新,一年半载后又非得改造一趟架式不可。
      平江有名拳师潘厚懿,三十岁时即以教拳为业,寿至八十方死。前后所教徒弟在三千人以上。其所传架式之不同何止数十种,得其真传者不过十人。并非彼秘不教人,学者欲求速效,使彼不能不如此。现在潘之徒弟在各处当教师者,亦有数十人,辗转流传,四百年之久,名称已屡变。又焉知孟某之绵拳、熊某之鱼门拳,不与太极一脉相传乎?
      杨露禅至今不过百年,其所传与陈绩甫已相去甚远。吴鉴泉得自杨家者,亦与杨澄甫有别。更奇者,杨澄甫之兄杨梦祥同受家传,而梦祥之太极独练断劲,一手一手使劲,放出咚咚有声,与外家拳无别。北平除杨梦祥一人而外,无第二人以断劲练太极拳者。我曾问陈绩甫,陈家沟练太极拳之人,是否有练断劲一派,陈言无有。我谓如此尚好,太极一练断劲,便失却太极的原理,将无穷的用法变为有限的着数,于太极拳前途有害无利。
      我国人习性,多喜崇拜古人,鄙薄今人。因之对于武艺虽富有创造能力之人,有所发明,有所创造,亦不敢自承,皆托之古人秘传,或梦中所传授。此类事实之见于册籍者,不一而足。张三丰所传拳法,安知非其本人所创造?恐不足见重于时,而托之玄武大帝梦中所授。今人练习武艺,朝夕从事,数年或数十年尚难致用如所期愿,张三丰夜梦神授,且即以之破贼,古今人智慧能力之相去竟至此哉?
      张三丰传宋远桥、张松溪等七人,并无传详记其手法。黄百家之内家拳法中所载,敬、劲、勤、紧、切、五字诀,尊我斋主人所著少林拳术秘诀中亦引为要诀。而现正流行之太极拳,反无此五字诀传授。
      我以为拳术应以理精法备、不违背生理及力学原理为标准,不必穿凿附会,托之古人以相标榜。一若缝衣匠之供奉轩辕皇帝,木匠之供奉鲁班先师,无端生出许多枝节。
      南京国术馆初开办时,我适在汉口,从报端见其分武当、少林两门,各设门长。我当即断其如此提倡国术,决无好果,并致书京友服务于国术馆者,详论其得失。
      艺术本不妨各有宗派,有宗派斯有竞争,有竞争斯有进步。唯武术不然。无论我国武术传籍绝少记载,辗转流传,学者又绝少能通文学之人,某派传自某人,久不可考,非如字画文学等之派别,丝毫不容混乱。
      即算武当、少林两派,比较其它武术册籍上略有根据,然现在所流传者,究竟是否确为武当、少林两派?且此两派,又岂能包括中国武术、江湖卖艺之流,以及武术授徒为业之辈?
      为迎合国人崇拜古人之习性,任意拉扯妇孺皆知之古人,认为祖师,以相号召。南方有齐家拳,谓为齐天大圣所授传。又有弥勒拳,谓为弥勒菩萨所传授。比较少林派传自达摩祖师者,更诞妄可笑。
      彼辈此类知识,多得自师传,并非现在卖艺及授徒者所假托,故敬谨奉持不以为妄,偶遇非难莫不誓死力争。因其如此,所以各门派之互相忌嫉、互相仇视,千古年来不知生了若干事端,伤害了若干性命。在彼辈知识有限,且有籍古人以资号召之意,其标榜不足责。独怪以提倡国术为志的张李诸公,亦不思打破此门户派别之恶习也。
      太极拳在武术中为最有研究之兴趣与价值者,提倡国术自应对之有相当注意。但万不宜以太极为普遍研究之拳术。只可于国术馆中设一太极拳术专修之科,非有志深造及资性聪颖者,不得入科练习。因其理太精微,法太复杂,无论天生身体如何灵捷,资性如何聪颖之人,亦非一年半载之练习所能致用。并且初学者练之不能发生兴味。任何艺术,如研究者对之不生兴趣,即不能有所得。
      练他种拳术,但能朝夕依法苦练,不须运用脑力,有相当时日,必有相当成功。练太极拳则非运用极细密之思想力,纵竭一生之功,亦不过偶然得着一部分作用,如练外家拳者之专善用某几种手法而已。经中所谓默识揣摩,渐至从心所欲。可见非能运用极细密之思想力者,不能练太极拳。
      此与以上屏寂思虑之言,并不冲突,以上乃屏寂妄想之念。
      太极拳为内家拳术,注重上下丹田,本近道家导引之术。但近之论太极者,多因其名为太极,遂以八卦五行生克之理、阴阳变化之言,附会易理。则窃疑其理论虽高远,与事实掤、捋、挤、按、等八法,并无一定格式。前已言之,何所根据。而拟之八卦,至前后、左右、中定在太极架式中更无其名称。且任何拳术亦不能离此五者。拟以五行,尤以不伦不类。
      太极拳固注意阴阳变化,他种拳法何尝不注重阴阳变化?太极拳自有其非他种拳所能比拟之长处,决不在此似是而非之玄理。当科学昌明之今日,我等研究提倡,当应按照实际加以判别,不可震惊古人之言,或名流所断论,遽予盲从。
      我于太极拳用功甚浅,但其方法及名称尚能记忆,且尝见深于此道之人,教授徒弟。实不闻掤、捋、挤、按、采、挒、肘、靠及所谓五行等有一定格式方位,能单独提出数人练习,则此等名目之不能称十三式。
      十三式之不能附会为八卦五行,也至明显。不知与我同好者,亦有曾致疑于此,而欲从事研究其所以然者否。
      杨澄甫吴鉴泉均以专练太极拳有重名于北平。或曰:杨澄甫善发人而不善化,吴鉴泉善化人而不善发,以是二人均有缺陷。若兼有其长,则尽太极之能事矣。
      我曰:事或有之,于理则殊不可通。因发与化似二而实一,不能发则不能化,不能化亦不能发。故经曰:粘即是走,走即是粘。不过原来体格强壮,气力充足之人,发人易远而干脆。杨体魁梧,且尝闻与其徒推手时,常喜自试其发劲,故其徒皆称其善发人。吴为人性极温文,且深于世故,不论与谁推手,皆仅守范围,不逼人,不拿人,人亦无逼之拿之者。闻其在北平体育学校教太极拳时,学者众多,皆年壮力强。与吴推手任意进退,吴唯化之使不逞而已,始终未尝一发。故人疑其只善化,而不善发。我谓若吴亦尝发人,但发而不能动或动而不能远,则疑其不善发人犹可。今吴始终未尝一发人,证其平日温文之性格,可断其为不欲无端发人,招人尤怨,非不善于发人也。
      我以北来略迟,于杨吴二君皆未谋面,然深信二君,皆为当今纯粹练太极拳之名宿,绝未掺杂他种拳法,以图讨巧,其工夫火候实不可轩轾。
      在外家拳盛行之今日,欲求专练太极拳如二君者,恐未易多得。惜负提倡国术者,不知物色人材,闻二君刻均不在南京国术馆。
      项城当国时,幕中有宋书铭者,自称谓宋远桥之后人,颇善太极拳术。其时以拳术著称于北平之吴鉴泉、刘思绶、刘采臣、纪子修等,皆请授业。究其技之造诣至何等,不之知也。宋约学后不得转授他人。
      时纪子修已年逾六十,谓宋曰:某因练拳者,一代不如一代,虽学者不能下苦工夫,然教者不开诚相授,亦为斯技沦胥之一大原因。故不辞老朽,拜求指教,即为异日转授他人地也。若学后不得转授,某已年逾六十,将于泉下教鬼耶!遂独辞出。其从游者,终无所得。盖宋某拳师之习气甚深,其约人之不得传授他人,即不啻表示自之不肯以技授人也。
      太极拳架式各家所传皆有区别。然不论其手法及姿势如何不同,其从首至尾须一气呵成,中间不能停滞,以满身轻利、气沉丹田为原则。则一也。
      依此原则,又能时时注意阴阳,虚实变换,免除双重之弊。虽无明师指导,亦自有豁然贯通之日。练架式既练有真实工夫,则推手必容易进步,且不难出人头地。如练架式不下苦工,专从推手中觅作用,天资纵高,亦不过推得两手灵巧而已。身上功夫即增长,亦属有限。
      我自乙丑年五月,从事练习太极拳架式,迄今不过四年余,前后已四易架式。因每从一人研究,即更换其人所传架式。当时亦颇认为有更换之必要。及练习既熟,始悟四种架式不同者,仅其外表动作,精神则绝少差异,其有因各人传授之不同,而互相诋诽者,特未身经练习,及入主出奴之恶习未忘耳。
      练太极拳者,每有存心轻视外家拳之习气。论拳理,太极拳自较外家拳精细。但外家拳亦自有其好处。如练太极拳未练至能自由运用之程度,则尚不如外家拳远甚。此番南京考试之结果,便可证明练太极拳者,不如练外家拳容易致用也。

     您阅读这篇文章共用时: 
    生活,有诗也有远方……
      昵称   邮箱   主页
    挤眼 亲亲 咆哮 开心 想想 可怜 糗大了 委屈 哈哈 小声点 右哼哼 左哼哼 疑问 坏笑 赚钱啦 悲伤 耍酷 勾引 厉害 握手 耶 嘻嘻 害羞 鼓掌 馋嘴 抓狂 抱抱 围观 威武 给力
  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 管理:原上草EMLOG5.3.1后花园 版权所有:原上草BLOG 站长: 原上草音悦-听歌房 ICP备案/许可证编号:鲁ICP备13012617号
  • 文章:219 篇
  • 评论:68 条
  • 微语:27 条
  • 友链:8 个
  • 分类:9 个
  • 标签:44 个
  • 作者:2 人
  • 建站日期:2017-06-06